荆门新闻网 - 荆门地区权威新闻门户网站! 主办:荆门日报传媒集团
网站首页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在线投稿
荆门新闻网
您的位置:首页 > 网站专题 > 2016年专题 > 荆门研究 > 正文

我也剃个光头算了

  “我也剃个光头算了吧?”这是我的儿子上小学五年级时跟我提的一个“请示”。

  儿子名叫超然,取唐代诗人朱庆馀的诗句“超然尘事外,不似绊浮名”中超然之意。

  打算剃光头,不是儿子想装“光头强”,而是因为我们家似乎有这个“传统”。

  我家属于人穷志不穷的“穷人世家”。祖祖辈辈都是“土里刨食”,面朝黄土背朝天,年复一年地躬耕大地。太爷爷在世时,家境如何,我不知道。反正打从我记事起,家里就一直穷得叮当响。

  我对父母亲的称呼很简洁,也很土气,就叫“爹”“妈”,而不是叫“爸爸”“妈妈”。一开始为什么这样叫,我不明白,也没问。印象里,那时候称父亲为“爸爸”的,好像家庭条件都比我好。兴许就是这原因吧?不确定。

  爹理发时,经常让剃头师傅剃成个“电灯泡儿”。我问,你怎么老是剃光头呢?妈笑着说,光头多好啊,剃得快、长得慢、花钱少,还可以让屋子变亮堂。那时候的农村老家,还没有用上电灯。我们爷孙三辈一家子人正围坐在屋子里,点着煤油灯,撕着棉花。我和弟弟几乎同时环顾了一下四周,你不说,好像还真比平时亮堂些呢!

  爹爱抽烟,但家里极少有盒装烟。贵,买不起。想抽烟了,就用自种的烟叶卷个小圆筒,解解馋。

  我一个儿时伙伴,管他父亲叫“爸爸”,家境就宽裕得多。大概是出于模仿大人的心理,小学四年级时,他偶尔从爸爸的香烟盒里摸几支出来,“大公鸡”牌或“三游洞”牌,和我一起在上学的路上过过瘾。有一次,还拿出四支“黑烟棒”,现在叫做“雪茄”,跟我分享,但抽起来要费老大劲儿,等会儿不抽吧,又灭了。

  我舍不得丢掉,把抽了几口的那支“黑烟棒”和另一支没抽过的都带回去交给了爹。没想到,一向温和的爹看了“黑烟棒”,第一反应不是高兴,而是瞬间严肃起来,厉声质问:“从哪里弄来的?!”当得知来龙去脉之后,终于把紧绷着的脸稍稍放松下来。

  爹平时寡言少语,那次却对我好好上了一堂“政治课”。他告诫我,“世上的东西千千万,家里没有的也很多,但我们千万不能当小偷偷别人家东西……有一句话你必须记着——无钱莫动歪心思、有钱也要省着用”。爹没念过几年书,这句话可能是他最看重的语录之一,尽管用在这里并不很恰当,但确实印在了我脑子里。

  过了些时日,包括我和那个伙伴在内,一起三个小孩儿,约了到大队去理发,父母们知道价格,给我们都带了一毛五分钱。到了一问,如果剃光头,只需要一毛钱。三人一商量,我们都剃光头吧。各人节约五分钱,怎么用呢?每人又买了一把铅笔。回家的乡间小道上,三个小光头儿跑跑跳跳,大人们往往情不自禁多看几眼。我们则乐滋滋地猜想,他们肯定以为是从庙里跑出来三个小和尚吧?

  等到儿子读书之后,我给他讲了我爹剃光头的事儿,也给他讲了他爹剃光头的事儿。我叮嘱他,在学校,一定不要偷同学的东西,自己带了零钱备用,但也不要乱花,并把我爹的话改编成“无钱莫动歪念、有钱也要节俭”,要儿子记住。我没有用荀子的“欲虽不可去,求可节也”,也没有用韩愈的“仰不愧天,俯不愧人,内不愧心”,怕他一时难以理解。但这句大白话,还真在儿子心里扎了根。

  儿子上小学五年级时,我陪他去理发。到了理发店,他听说剪短发15元,推个光头儿只要10元,就歪着小脑袋跟我说,便宜这么多,不如我也剃个光头儿算了吧?

  儿子上初三时,电视剧《人民的名义》正在热播。他断断续续看了一些情节,竟然一本正经地跟我交流:“老爸,我从这部电视剧里总结了一个道理——无钱莫生歪念、有权切记清廉,你们党员干部应该牢记哟……”惹得一旁的岳父母和老婆大人连连点赞。

  静心超然,守几分平淡;少私寡欲,保一生平安。看来,我家似乎形成了一种“光头文化”。

  (作者系市改革办副主任)

责任编辑:刘正媛 作者:鲁长春
关键词: 龙泉书苑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
版权申明:
①荆门新闻网 独家稿件声明:该作品(文字、图片、图表及音视频)只供本网站使用,未经授权,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。对于有上述行为者,本网站将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。
②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他问题,请尽快与本网联系,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支付稿酬或作其他相应处理。